<optgroup id="5brw1"><em id="5brw1"><del id="5brw1"></del></em></optgroup>
  1. <optgroup id="5brw1"><li id="5brw1"></li></optgroup>
  2. <legend id="5brw1"></legend>
    <ol id="5brw1"></ol>
    <optgroup id="5brw1"><li id="5brw1"><source id="5brw1"></source></li></optgroup>
  3. <strong id="5brw1"></strong>
    <optgroup id="5brw1"></optgroup>
    關閉

    帖子主題:奇峰綠水鑄軍魂難忘軍營桂花香

    共 4655 個閱讀者 

    左箭頭-小圖標

    奇峰綠水鑄軍魂難忘軍營桂花香

    奇峰綠水鑄軍魂 難忘軍營桂花香
    初春的清晨,伴隨著晨曦中,隨風四處飄蕩的劉三姐的山歌聲,我們這批七八年剛入伍的新兵蛋子,乘車來到了地處桂林市南郊、在桂林老機場東側的陸軍一二一師的軍營駐地——桂林市奇峰鎮。這里不愧叫奇峰鎮,軍營東面,緊挨著奇峰林立的群山,清澈的漓江水就在群山之中蜿蜒流淌。在奇峰鎮的山腳下,就坐落著一二一師的師部和師屬各直屬分隊。營區內,一條彎彎曲曲的相思河,把師部和所屬的幾個團隊分割開來。
    在早晨第一遍軍號聲響過之后,知道我們來到新兵連第一項訓練是什么嗎?呵呵,那就是搶飯吃。對于我們這些在部隊大院長大的年輕人來說,立正稍息齊步走的隊列訓練那就是小菜一碟,但是如何能在規定的時間內吃飽吃好卻是一個嚴峻的問題。新兵連的第一頓飯,我們幾個插隊后當兵的部隊子弟,嘴里的饅頭還沒咬幾口,稀飯一碗還沒見底,那頭盛飯桌上就屜也空空,盆也空空了。午飯也是如此,等我們一碗米飯還沒進肚,人家那些農村山溝里來的兵已經是第N碗飯吃好了。還有就是每班一小盆的菜,里面辣椒紅的嚇人,吃一口辣的嘴里直冒冷氣。再等到我們趕去打第二碗飯,兩口大鍋連鍋巴都沒有了。就這樣,我們每天奮戰于鍋碗菜盆之間,待到我們開始適應了,新兵連的日子也就到頭了。
    新兵訓練結束,我分到了師炮團二營六連,當了一名計算兵。在重炮部隊,計算兵可以說是炮兵指揮員的大腦,前沿目標觀測結果要依靠計算兵換算成火炮射擊諸元。再由指揮員發出射擊口令開炮。計算兵的日常訓練很辛苦,不過這不是勞力而是勞心。別的兵種訓練要在操場或野外摸爬滾打,汗流俠背。計算兵則是在地上盤腿坐或蹲在地上,埋頭苦算。五位數的連加連減、函數計算,翻對數表,轉計算盤和圖版作業。誰讓我們的軍事裝備比別人落后呢。沒辦法,就得靠提高計算速度來搶時間。別以為天天在營房里訓練很舒服,讓你成天一蹲幾小時,盤腿一坐半天試試,那腿肯定又麻又疼的,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樣了。
    七八年秋天國慶節前,父親從部隊轉業回東北,全家途經桂林時專程來部隊看望我,團里的首長專門給我假,讓我陪家人在桂林游覽了一番。夜近子時,馬上要去車站啟程的父母和妹妹,沒有喚醒還做著團圓夢,正在部隊招待所沉睡的我,悄悄離開了桂林北歸。就在家人離開后的半個多月時,我們部隊就接到中央軍委的緊急命令,全師開拔,向中越邊境出發···
    南國的晚秋,天氣還是非常的沉悶,我們摩托化行軍,日伏夜行,最后來到了中越邊境地區,在國防戰備公路沿途的山間小村駐扎。當時,我們還不知道中越之間要開戰了,只曉得接到的命令是聲援柬埔寨,武力威懾越南。我們是全國第一批來到中越邊境前線的部隊,每天,部隊展開高強度的山地應急訓練,和駐扎地的淳樸村民們,結下了深厚的魚水之情。對于我們這些入伍不到一年多新兵來說,這次長途摩托化開進和邊境野外山地訓練,很刺激,很緊張。我們分班住在老鄉家里,房東大伯聽說我是部隊的小孩參軍當的兵,非常關照我,不讓我去山下挑水,可是他們哪里曉得,我在下鄉插隊時就已經練得銅肩鐵膀,能身挑重擔健步如飛呀,當老鄉和戰友們看見我挑著滿滿一擔水,汗不出氣不喘,穩穩當當地山下山上跑的那個快,個個都目瞪口呆,大吃一驚。
    緊張有序的訓練日復一日,隨著七九年第一波新兵的到來,邊境上的軍情也日趨緊張。有消息說大戰在即,又有的說還得等等,總之眾說紛紜。當七九年的新春佳節悄然而過,部隊就進入了一級戰備的緊急狀態。臨戰前,連隊的連長指導員都先后做了戰斗動員,部隊從上到下,全體剃頭、寫請戰書、遺書,打包個人遺留物品。炊事班把攢了幾天的豬肉柈子都拿出來一鍋燉了,部隊破例的允許大家喝酒,但不許過量。行前,村子里的老鄉們,知道我們馬上要上戰場了,紛紛不約而同的圍聚在村口的路旁,個個眼里含著熱淚目送著我們,有不少老鄉還給曾住在自己家里的戰士手里,塞上求來的平安符。當夜幕籠罩下來,我們開始默默地向邊境前沿開進了。沿途,我們看見了停靠在路邊的密密麻麻的坦克、火炮及運輸車隊在等待編組出發。經過一夜的沿山路摩托化開進,我們離開駐扎地西行近七八十公里,在黎明前,來到了靠近廣西與云南省分界處附近的一個大山溝里。至此,我們指揮排下車,向邊境主峰的觀察所步行前進,而炮兵班則開始按區域劃分,迅速占領火炮發射陣地。
    我們的炮兵觀察所建在邊境枯枝峪旁邊的主峰上,海拔八百多米。邊境線上,一座座界碑肅然而立,沿山脊分水嶺的國境線,越方把一根根削得尖尖的竹刺指向我方埋設。看來這越南猴子早就把我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了。在步兵偵察分隊的掩護下,我們卸下行裝,快速挖掘戰壕和貓耳洞,做好了戰前的一切準備。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的凌晨,這個現代中國軍人永遠難以忘懷的時刻,南國邊陲,萬籟寂靜,在夜幕的籠罩下,一門門火炮緩緩抬起了炮口。凌晨430分,隨著信號彈的凌空躍起,在整個中越邊境上,成千上萬門火炮發出了威震敵膽的怒吼,奏響了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的雄壯序曲。霎時間,大地在顫抖,空氣在燃燒,如同暴風驟雨似的、帶著撕裂般的呼嘯聲的彈雨,鋪天蓋地的向著敵方陣地和屯兵處等各個目標潑去···
    在海拔800多米的前沿觀察所陣地上,我此刻正趴在戰壕沿上,頂著鋼盔,微張著嘴,捂著雙耳,瞅著兩三千米外那由數個炮群火力所構成的壯觀的炮擊場面。之所以要張開嘴,是因為彈道就在我們頭頂上不遠劃過,耳膜讓炮彈的飛嘯聲震得呼呼響。當微微的山風吹過來一陣陣帶著刺鼻火藥味的硝煙時,我才在心底真正感受到了槍林彈雨和戰火硝煙的滋味。
    初上戰場,心里是既激動又害怕。激動的是自己親眼目睹了原來只是在小說和電影里才能看得到的真實戰爭場面。此外,自己作為一名軍人,也終于有了能真正體現自身價值的契機;說害怕,倒并不是怕戰死沙場,因為在那個年代里,我們所受的教育和熏陶,使我們每一個戰士都深知自己作為一名保家衛國的革命軍人,其崇高的榮譽所在。坦白的說,盡管我跟大家一樣都不想死,但戰爭的殘酷性迫使我們無法回避死亡,因此,我們對自己將會在戰斗中犧牲,看作為是戰爭的必然結果。那時節,我們年輕氣盛,思想單純,上戰場前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思想準備。唯一所怕的就是在戰場上稀里糊涂的死去,比如說讓越南人打了伏擊或被偷襲,再不然讓一顆倒霉的流彈擊中要害,那樣的話,死得可就太不值得了。
    我們四十一軍一二一師。是一支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部隊,眾所周知的遼沈戰役中的塔山守備英雄團就在我們這支部隊的戰斗序列中。在此次對越自衛還擊作戰中,我們師擔負對當面之敵——越南高平省守軍的側翼穿插任務。[ 轉自鐵血社區 http://www.tiexue.net/ ]
    戰斗打響后,我們師屬三個步兵團隨著炮群壓制炮火,沿著山澗小道迅猛地向各自的目標插去。我們師屬炮兵團則在軍坦克團一個營的坦克和伴隨步兵的掩護下,沿著由工兵在戰斗打響后緊急開拓出來的通道向敵縱深挺進···
    在剛進入越南過境后不遠,沿途的越南小孩子還成幫結伙的站在路旁向我們歡呼致意,有的居然還會用普通話喊解放軍叔叔好,這讓我們大為驚訝。可是隨著我們向敵境縱深的不斷深入,沿途陸續遇到的由支前民工抬下來的傷員和犧牲的烈士越來越多。血腥和殘酷的現實仿佛在不斷地提醒我們:這不是演習 眼下,邪惡的死神已經讓我和我的戰友們開始感受到,它就在我們的身邊徘徊。
    我們摩托化開進,來到進入越境的第一個縣城——通農縣。這個縣在越南也算得上是個大縣了,可比起中國的縣城還是差了十萬八千里。縣城不大點,房屋區區可數,還都是茅草房。公共建筑也都是茅草房外皮抹了一層白灰漿。我們來到這里前,越南人都跑光了。據說我軍先頭坦克部隊沿公路從北面沖進城時,那里正要放電影,看見坦克還以為是越軍自己的,都迎上去歡呼,結果前面坦克的并列機槍突突突一開火,就全體鳥獸散了。很多人家飯才吃到一半,來不及收拾就跑了。我們趕到時,看見居民屋里,飯桌上的菜還都沒壞呢。
    開戰的頭三天,我們的戰斗偵察和炮火壓制任務頻繁,不分黑夜白天,沒有消停的時候。我所在的榴炮六炮連指揮排,雖然沒有接到開設前進觀察所的戰斗任務,但是大伙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不敢有絲毫松懈。三天里,我們只吃過一頓熱飯,更沒有睡覺的功夫。頭兩天大伙靠精神頭撐著還不太覺得饑餓和困乏,可到了第三天就實在挺不住了,走道都打晃,臉也不是色了。尤其是我,坐在車里行軍和或戰壕里呆著就不用說了,一個個都睡得跟死人似的,不使勁喊都醒不過來。就是徒步行軍,我困得扯著走在前頭的戰友的背帶,邊走邊睡,等到隊伍停下撞到前面的人才猛然醒來。在我們不斷轉進的途中,多次遇到敵人的埋伏,但是由于我們車隊龐大,人也多,敵人最后也沒敢開槍,只是后面跟進的運輸部隊的車隊遭了秧,中了越南特工隊的伏擊,損失慘重。
    我們在越南時,最恨和最要提防的就是越軍的特工隊了,他們就像我國抗戰時的武工隊一樣,逢空必鉆,經常化妝成我軍搞偷襲,暗殺和破壞。他們有時候三兩一伙,四處游蕩找我軍的漏子,有時集中幾十個或幾百個人打我軍埋伏。我們師的前線包扎所就是在一個黑夜里讓越南特工隊給連鍋端掉了。包扎所帶隊的師醫院門診所王所長的兒子,是我高中同班同學,他父親被越鬼子的手雷炸的,都找不到一塊完整的軀體。我們師三六一團指揮部和三六二團先遣營,也都是遇到了越南特工隊的伏擊,三六一團團長當場犧牲,身上被槍子打的跟篩子底一樣全是窟窿。三六二團帶領先遣營的副團長,重傷被俘后,越軍把他捆在樹干上,用小刀割肉撒鹽,逼問情報,這個副團長寧死不屈,傷重而亡,躲在遠處的戰士看到這一幕都悲痛欲絕。該副團長戰后被軍委命名為黨的忠誠戰士稱號。
    現代戰爭,后勤保障的重要性是眾所周知的。一九七九年,我們的國家剛剛從十年動亂后開始復蘇,綜合國力還很弱,部隊也將近二十年沒打大仗了。整個自衛反擊戰,參戰部隊近七十萬人,分布在廣西、云南兩個戰區方向上。由于越北地區山地地形復雜,加上我們部隊又是擔負的穿插任務,所選擇的穿插路線,大都是敵人意料之外的交通不便地域,所以,開進后部隊的后勤保障十分困難。尤其是步兵穿插分隊,在戰斗狀態下翻山越嶺實施穿插,體力消耗太大,有很多部隊除了武器彈藥外,其它的包括壓縮干糧都舍棄在穿插路上了。等到了指定穿插位置,部隊就斷了給養,僅靠吃野菜和草根充饑。戰后,聽說軍委的老帥們得知這一消息后都難過的掉了眼淚。
    我們師屬炮兵部隊雖然按要求攜帶了一周的給養和相應彈藥,但是到后來由于補給中斷,也差點面臨彈盡糧絕的境地。當時,炮陣地上的每門大口徑火炮就只剩下六、七發炮彈了,對支援步兵的有求必應的壓制射擊任務,也改為必需由師前指一號首長批準方可開炮。這種艱難的局面直到隨后擔負正面突擊任務的部隊打通了補給通道,并繳獲了越軍隱藏在山洞倉庫里的軍需物資后才得以緩解。
    要說在自衛反擊戰中我覺得最痛苦的事是什么?那莫過于我們這些煙民弟兄們的斷煙之苦了;大炮快沒炮彈了,我們也早就沒有糧草了。盡管之前我為自己準備了近三條煙,可架不住僧多粥少,幾天工夫就被眾位弟兄們著分享光了。我們營營部有個通訊員,在通農縣的時候,從打爛了的商店里扒出半箱越南煙,開始大伙嫌越南煙不好抽,都看不上眼。到后來還是這半箱子越南煙救了急。待等后勤開通,我們分到了祖國人民送上來的香煙時,大伙都高興的眼淚嘩嘩地,連不會抽煙的都美滋滋地抽起一根來了···
    從越軍山洞倉庫里繳獲的給養和彈藥也讓大伙感嘆和高興不已,那成袋的,標著中糧字樣的大米讓我們對越南人的忘恩負義感到無比憤慨;而繳獲的大量蘇制同口徑彈藥,又讓我們炮手分隊的戰友們雀躍。那個年代,國產大口徑彈藥的彈丸表面都涂著一層炮油,要擦拭干凈后才能發射,不然油煙對炮膛腐蝕得厲害。而蘇制彈藥采用的是全彈涂漆工藝,彈丸表面干干凈凈,開箱即用,方便得很。所以炮手分隊的戰友們都特別喜歡用繳獲的蘇制彈藥。
    補給通道打通后,部隊的后勤供應有了基本保障,加上各個作戰部隊到達有利陣位,之后的戰斗也越打越順手了。這時,在越南高平一帶的我軍,也進入了戰略清剿防御勢態,于越南高平南面至太原北面之間構筑了防御陣地。并對防御圈內殘敵反復拉網清剿。這時,由于越軍侵入柬埔寨,在我們正面沒有多少敵人的重炮部隊,所以,我軍炮兵部隊在自衛反擊戰中發揮著強勢的單方面壓制作用,凡遇敵軍頑抗,隨著一頓彈雨潑過去,發現之則消滅之,然后才是步兵清剿戰場。經過實戰鍛煉,我軍步炮協同作戰取得了豐碩的戰績和寶貴經驗。步兵老大哥也一改過去在野營拉練途中看見我們炮兵乘車行軍時的那種憤憤不平的神態,把我們炮兵當成眼珠子一樣護著。見著我們都說只要大炮一響,他們就可以放心大膽地直著腰往上沖,夸我們是步兵的保護神,弄得我們聽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這樣,從二月十七日開戰,三月五日宣布撤軍,直到我們在三月十六日上午,跟隨最后的掩護部隊一起從廣西靖西縣龍邦關口勝利班師回國,前前后后在越南境內戰斗了二十八天。我軍在越南高平地區共消滅越軍正規軍一個師及地方公安部隊一萬余人,繳獲大量戰略物資,出色完成了預定的作戰目標。
    參加了這次出國對越自衛還擊做戰,我最深刻的體會,就是切實感受到了戰場的殘酷無情和人的生命的脆弱。戰場上你死我活乃萬古不變的圣律。在現代戰爭條件下,作為一名戰士,在戰場上根本就沒有選擇,只有服從,在戰場上的生死一剎那,根本沒有思考的時間和余地。一切都是在人的本能驅使下,通過平日訓練而所做出的相應反應。戰后人們給英雄人物的贊美之詞,大都是經過藝術加工后添加上去的。
    此次出國異域穿插作戰,我們許許多多的戰友,都倒在了沖鋒的前進道路上,犧牲在崇山峻嶺的守備陣地上。他們為我們偉大的共和國母親,獻出了自己短暫而光輝的一生。他們不愧是人民共和國的驕傲與自豪。尤其是在穿插的過程中,由于當時戰事緊急,來不及掩埋,他們中間,有很多人的軀體永遠留在了異國他鄉,留在了那山澗叢林中而難以馬革裹尸還,不要說棺木安葬,就連一抔掩身的黃土都沒有。在我們開進的道路上,隨處可見犧牲的戰友們的遺體,有的連流淌出來的血液都還沒有完全變色。就在我們后期防御陣地那里,我們營炮手分隊在構筑好發射陣地后,隨著在附近的小溪邊挖了濾水坑作為飲用水源。開始還不覺得咋樣,到后來就覺得溪水里有一股怪味,而且味越來越重,派人沿小溪往上游巡查后,才發現上游有一處,堆滿了犧牲戰友們的遺體,看現場情況是穿插途中遭遇了敵人的伏擊。戰友們的遺體都快要化成了白骨了,只能從遺留的軍裝器具上分辨出來了。
    經過近一個月的輾轉戰斗,戰友們回國后都比出國前消瘦了許多,個個臉龐灰黑發青,身上的軍裝也都非常破爛不堪。回國后,我跟連隊汽車去糧庫拉給養,順便一秤體重,發現自己比出國前還胖了二十多斤,簡直就是每天要長一斤肉,難怪總感覺身上的皮緊繃繃的。那天在靖西縣城照的相寄回家,家里回信都說不像我了。俺們連大伙都笑話我,說我沒心沒肺,能吃能睡能長肉。我想,這大概就是因為自己已經徹底放下了對死亡的恐懼,每天無憂無慮才導致的吧。戰后,盡管時隔好多年,每當我在人生的征途上遇到困惑和挫折時,自己就不禁會想到那些靜靜地長眠于南疆陵園墓碑之下的,和在越北崇山峻嶺中的穿插路上犧牲,拋尸荒野的同齡戰友。他們犧牲前是那般的年輕和富有朝氣,各自也都有著自己美好的的夢想,可是,為了保衛祖國國土的完整及人民的安寧,他們義無反顧地去了。比起犧牲了的戰友,我們這些能平安活著回來的人又更待何求?又還有什么是不能割舍和放下的呢?
    從自衛還擊戰戰場回來,之后的部隊訓練與演習,和實戰相比較就太小兒科了。漸漸地,大多數戰前的班長和一些老兵都陸續抽走,或直接提干、或進軍校培養深造,還有很多調到了新組建的邊防部隊任職。我們炮團人員傷亡小,就是四營的火箭炮十連在越南轉移陣地途中,遭遇伏擊損失較大。可就這樣,我們團提干和調走的也不少。而我們這些剛滿一年軍齡的準老兵們,也逐漸成為了連隊的骨干力量。俗話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到了一九八一年春,已連續兩年沒有實行軍人復退工作,已經嚴重超員的部隊,終于開始著手進行老兵復退工作了。我在服滿三年兵役后,也與很多戰友一道,退伍回鄉了。在即將登上歡送退伍老兵的汽車時,想到自己馬上要離開生活戰斗了三年的連隊,離開自己從小就以之為家的軍營。今后,將再也聽不到那余音渺渺的起床軍號聲,看不見晨曦中獵獵迎風招展的軍旗;忽然感到自己的心中,是那么的迷茫與不舍,鼻子也陣陣發酸。我最后仰望著招展的軍旗,在心中默默念叨著:再見了!部隊;再見了!軍營;再見了!那鑄就了我滿腔軍魂的奇峰綠水和那香滿軍營的桂花···

        打賞
        收藏文本
        209
        0
        2016/12/14 0:25:37

        熱門回復

        左箭頭-小圖標
        熱回復背景

        2000年至2001年在桂林市奇峰鎮121師炮兵團四營反坦克加農炮連服役兩年的新兵向老兵敬禮!

        向在我們四營前面的二營老兵致敬!

        2016/12/14 6:20:04
        • 軍銜:武警下士
        • 軍號:2654246
        • 工分:32263
        左箭頭-小圖標
        熱回復背景

        再見了!鑄就了我軍魂的軍營

        2017/1/6 15:32:05
        左箭頭-小圖標
        熱回復背景

        向對越反擊戰老兵致敬

        2017/6/3 18:02:53
        左箭頭-小圖標
        熱回復背景

        難忘

        2017/2/15 16:26:00

        網友回復

        左箭頭-小圖標

        你父親 78年 那是第一批 還是第二批 全軍裁軍轉業。我爸 是79年 第二 還是地山皮轉業 我當時是小孩 。我哥當時也還在部隊 是北京軍區 炮兵。

        2019/7/6 16:59:18
        左箭頭-小圖標

        這次戰爭,喪了多少剛在毛主席時代成長起來的年輕人生命?

        2018/2/12 23:18:31
        左箭頭-小圖標

        難忘

        2018/1/9 10:11:31
        左箭頭-小圖標

        回復:奇峰綠水鑄軍魂難忘軍營桂花香

        2017/12/8 21:31:59
        左箭頭-小圖標

        越南有許多少數民族,比如苗族等等,他們從感情上更偏重于中國!

        2017/7/22 9:59:14
        左箭頭-小圖標

        向對越反擊戰老兵致敬

        2017/6/3 18:02:53
        左箭頭-小圖標

        難忘

        2017/2/15 16:26:00
        • 軍銜:武警下士
        • 軍號:2654246
        • 工分:32263
        左箭頭-小圖標

        再見了!鑄就了我軍魂的軍營

        2017/1/6 15:32:05
        左箭頭-小圖標

        2000年至2001年在桂林市奇峰鎮121師炮兵團四營反坦克加農炮連服役兩年的新兵向老兵敬禮!

        向在我們四營前面的二營老兵致敬!

        2016/12/14 6:20:04

        我要發帖

        總頁數11頁 [共有10條記錄] 分頁:

        1
         對奇峰綠水鑄軍魂難忘軍營桂花香回復
        2019最新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