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5brw1"><em id="5brw1"><del id="5brw1"></del></em></optgroup>
  1. <optgroup id="5brw1"><li id="5brw1"></li></optgroup>
  2. <legend id="5brw1"></legend>
    <ol id="5brw1"></ol>
    <optgroup id="5brw1"><li id="5brw1"><source id="5brw1"></source></li></optgroup>
  3. <strong id="5brw1"></strong>
    <optgroup id="5brw1"></optgroup>
    關閉

    帖子主題:鬼打墻的是真的嗎?有哪些科學的解釋?

    共 8773 個閱讀者 

    左箭頭-小圖標

    鬼打墻的是真的嗎?有哪些科學的解釋?

    鬼打墻 有些地方也叫“鬼推磨”,這是一種很詭異的現象,它多發生在荒郊野外和夜晚。一個人如果遇到了“鬼打墻”,他就如同被一堵無形的墻圍了起來,也像是被“鬼迷心竅”一般在一個地方打轉,就是走不出這個鬼地方。

    鬼打墻的是真的嗎?有哪些科學的解釋?

        打賞
        收藏文本
        24
        1 簽名檔包含圖片一共不能超過5行(空行也算一行)
        2 簽名檔中若含有圖片,收費200金幣或銅錢且只能包含一張
        3 并且圖片應為高<=200px,寬<=500px。
        4 插入圖片方法:
        2018/12/6 15:24:19

        大區熱門

        熱門回復

        左箭頭-小圖標
        熱回復背景

        這個軍事愛好者的交流平臺不應成為討論鬼神的地方,更不以自己都不明白的智慧去展示自己的高人一等的精辟論證。對逝世只要抱著尊重敬畏之心就夜行不俱遇難呈祥。過去在墳地潛伏、陰地宿營,只要懷有正氣、不懷鬼胎、不干傷天害理殘害手足、貪墨軍功軍餉,如有鬼神相助 一往前行,逢山開路逢水過船,子彈見你拐彎走,炮彈見你變臭彈。一句話,心存對萬物和人類有敬畏之心,凡事順風順水順意順利。最怕的是做鬼的人。

        2018/12/9 14:17:57
        • 頭像
        • 軍銜:中國空軍中將
        • 軍號:281250
        • 頭銜:鐵血社會監察委員
        • 工分:1002678 / 排名:409
        • 本區職務:會員
        左箭頭-小圖標
        熱回復背景

        《鬼打墻》

        老百姓所說的“鬼打墻”是指在夜間的行人,本來憑著微弱的星光能依稀辨認的道路,卻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無法繼續行路,這種情形謂之曰:鬼打墻,顧名思義,是鬼在你面前砌起一道墻而使你什么也看不見。這種情況多發生在深夜獨自行人,墳地邊也不少發生。應付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立即原地坐下,靜下心來,心靜則鬼不能侵,此時能吸一支煙效果更佳(可見吸煙也不完全是壞處),片刻后墻自解除,再繼續行路。我呢,從小就接受的是革命英雄主義和無神論的教育,壓根就不信在這清平世界上會有鬼,在我面前談神說鬼的人得到的只有嘲笑。可是不信歸不信,我還真就在鄉下碰到鬼了,你說邪不邪?

        我下鄉的那個大隊除了叫干溝外,每一個小隊都是一個自然屯,也都叫什么干溝,以大隊所在的那個干溝為中心,相距2至5華里不等。我當時是大隊民兵小分隊的成員,何謂民兵小分隊?是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全國各地都成立了民兵指揮部,而且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各級民兵指揮部,到了最后也是最基層的就是小分隊。我們的任務就是晝伏夜出,防止階級敵人利用夜幕搞破壞,干壞事。白天休息睡覺,天黑后就提上一個棒子和手電筒到大隊部集中,然后由治保主任帶領流竄于野外和各個村子中。搜索野外的磚窯、空房什么的,是否有壞人藏身;在村中,只要我們愿意就可以隨時闖入四類分子家中進行盤查,毫無人權可言,常常要折騰到凌晨兩三點鐘才四散回去睡覺。

        我記得那是一個冬天的晚上,我們在一個叫卜家干溝的村子折騰一番后已經后半夜了,大隊治保主任盧巖宣布解散回去休息。當時大青年點尚未建成,知青們都分散到各個小隊的青年點,從卜家干溝到我居住的魏家干溝青年點足有五華里,而且都是走在無人居住的荒野路,這還不夠,還要經過一個墳地。那天也是趕巧,我沒帶手電筒,沒有人和我一道,但是我并未感到害怕,我一個民兵戰士,手里提個棒子,路又不陌生,怕啥?回來的路上,雖然沒有手電筒,但是借著微弱的星光,憑著“黑泥白水黃干道”的夜行經驗,路不是很難走。冬天的原野靜極了,偶有一小陣微風掠過,路兩旁看不見的荒草發出輕微的刷刷聲,好像黑暗中有人向我走來。我明明知道什么事也沒有,可是控制不住的恐懼占據了我的全身,后背一陣陣地發涼,頭皮一陣陣地發麻,我盡量使自己什么也不想,只是加快了步伐。前面是一個土坡,過了土坡就是我的青年點了,但是我也知道坡上就是一片該死的墳地,我必須從墳地邊通過,所以不但沒有絲毫放松反而恐懼感更強烈了。到了坡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棵枯樹,張牙舞爪的枯枝在布滿星斗的黑灰色蒼穹的映襯下顯得格外陰森恐怖,還看到近處幾座墳塋的輪廓。此刻,我什么也不顧了,心一橫,牙一咬,兩眼緊緊盯住模模糊糊向前延伸的路想快速沖過去。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黑暗從四面向我壓過來,很快包圍了我,我什么也看不見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閃過腦海,鬼打墻!要說這人也怪,到了這時反而鎮靜下來,按照農民兄弟教的辦法就地坐下來,顫顫巍巍地點著一只煙,看著一明一暗的煙火,突然閃出一個怪念頭:既然我能看見煙火,說明這個鬼墻打得并不結實,如果有手電筒鬼墻肯定不好使。這是欺負老子沒帶手電哪!媽的,今天老子要看看是個男鬼還是個女鬼,象聊齋故事里講的興許同女鬼有個艷遇什么的也沒準兒。想到這里,我掐滅煙頭站起身來向周圍望去,沒看到什么男鬼女鬼,倒是又看到了滿天的星斗和朦朦朧朧的路。

        我一口氣竄下土坡,終于看到了青年點的門前的燈光,這時的感覺好的別提有多好了,象什么?就象久別又見到親娘一樣親切,不!比那還親切。脫衣服時我才發現,我的棉衣幾乎都要被汗浸透了,你說我出了多少汗吧!以后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想不通,也解釋不通。只是后來我上第四軍醫大學,一次老師講人體神經系統的生理課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人眼的瞳孔根據光線強弱而改變大小,管縮小瞳孔的肌肉受交感神經支配,人在極度緊張時交感神經過度興奮,使瞳孔括約肌收縮瞳孔自然要縮小。想想看,那么黑的夜里,我的瞳孔再縮小我還能看到什么?這同白天進入黑暗的電影院里短時間什么也看不著是一個道理。坐下抽根煙精神放松后,交感神經興奮度也隨之下降,瞳孔又重新擴大,我當然又能看到路了。

        看來,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沒有鬼,如果非得說有鬼的話,這鬼是在我們自己的身上和心里。正所謂:疑心生暗鬼是也。

        2019/3/1 10:14:51
        左箭頭-小圖標
        熱回復背景

        112樓 夢中將軍
        《鬼打墻》

        老百姓所說的“鬼打墻”是指在夜間的行人,本來憑著微弱的星光能依稀辨認的道路,卻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無法繼續行路,這種情形謂之曰:鬼打墻,顧名思義,是鬼在你面前砌起一道墻而使你什么也看不見。這種情況多發生在深夜獨自行人,墳地邊也不少發生。應付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立即原地坐下,靜下心來,心靜則鬼不能侵,此時能吸一支煙效果更佳(可見吸煙也不完全是壞處),片刻后墻自解除,再繼續行路。我呢,從小就接受的是革命英雄主義和無神論的教育,壓根就不信在這清平世界上會有鬼,在我面前談神說鬼的人得到的只有嘲笑。可是不信歸不信,我還真就在鄉下碰到鬼了,你說邪不邪?

        我下鄉的那個大隊除了叫干溝外,每一個小隊都是一個自然屯,也都叫什么干溝,以大隊所在的那個干溝為中心,相距2至5華里不等。我當時是大隊民兵小分隊的成員,何謂民兵小分隊?是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全國各地都成立了民兵指揮部,而且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各級民兵指揮部,到了最后也是最基層的就是小分隊。我們的任務就是晝伏夜出,防止階級敵人利用夜幕搞破壞,干壞事。白天休息睡覺,天黑后就提上一個棒子和手電筒到大隊部集中,然后由治保主任帶領流竄于野外和各個村子中。搜索野外的磚窯、空房什么的,是否有壞人藏身;在村中,只要我們愿意就可以隨時闖入四類分子家中進行盤查,毫無人權可言,常常要折騰到凌晨兩三點鐘才四散回去睡覺。

        我記得那是一個冬天的晚上,我們在一個叫卜家干溝的村子折騰一番后已經后半夜了,大隊治保主任盧巖宣布解散回去休息。當時大青年點尚未建成,知青們都分散到各個小隊的青年點,從卜家干溝到我居住的魏家干溝青年點足有五華里,而且都是走在無人居住的荒野路,這還不夠,還要經過一個墳地。那天也是趕巧,我沒帶手電筒,沒有人和我一道,但是我并未感到害怕,我一個民兵戰士,手里提個棒子,路又不陌生,怕啥?回來的路上,雖然沒有手電筒,但是借著微弱的星光,憑著“黑泥白水黃干道”的夜行經驗,路不是很難走。冬天的原野靜極了,偶有一小陣微風掠過,路兩旁看不見的荒草發出輕微的刷刷聲,好像黑暗中有人向我走來。我明明知道什么事也沒有,可是控制不住的恐懼占據了我的全身,后背一陣陣地發涼,頭皮一陣陣地發麻,我盡量使自己什么也不想,只是加快了步伐。前面是一個土坡,過了土坡就是我的青年點了,但是我也知道坡上就是一片該死的墳地,我必須從墳地邊通過,所以不但沒有絲毫放松反而恐懼感更強烈了。到了坡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棵枯樹,張牙舞爪的枯枝在布滿星斗的黑灰色蒼穹的映襯下顯得格外陰森恐怖,還看到近處幾座墳塋的輪廓。此刻,我什么也不顧了,心一橫,牙一咬,兩眼緊緊盯住模模糊糊向前延伸的路想快速沖過去。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黑暗從四面向我壓過來,很快包圍了我,我什么也看不見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閃過腦海,鬼打墻!要說這人也怪,到了這時反而鎮靜下來,按照農民兄弟教的辦法就地坐下來,顫顫巍巍地點著一只煙,看著一明一暗的煙火,突然閃出一個怪念頭:既然我能看見煙火,說明這個鬼墻打得并不結實,如果有手電筒鬼墻肯定不好使。這是欺負老子沒帶手電哪!媽的,今天老子要看看是個男鬼還是個女鬼,象聊齋故事里講的興許同女鬼有個艷遇什么的也沒準兒。想到這里,我掐滅煙頭站起身來向周圍望去,沒看到什么男鬼女鬼,倒是又看到了滿天的星斗和朦朦朧朧的路。

        我一口氣竄下土坡,終于看到了青年點的門前的燈光,這時的感覺好的別提有多好了,象什么?就象久別又見到親娘一樣親切,不!比那還親切。脫衣服時我才發現,我的棉衣幾乎都要被汗浸透了,你說我出了多少汗吧!以后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想不通,也解釋不通。只是后來我上第四軍醫大學,一次老師講人體神經系統的生理課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人眼的瞳孔根據光線強弱而改變大小,管縮小瞳孔的肌肉受交感神經支配,人在極度緊張時交感神經過度興奮,使瞳孔括約肌收縮瞳孔自然要縮小。想想看,那么黑的夜里,我的瞳孔再縮小我還能看到什么?這同白天進入黑暗的電影院里短時間什么也看不著是一個道理。坐下抽根煙精神放松后,交感神經興奮度也隨之下降,瞳孔又重新擴大,我當然又能看到路了。

        看來,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沒有鬼,如果非得說有鬼的話,這鬼是在我們自己的身上和心里。正所謂:疑心生暗鬼是也。

        以切身體會加上理論知識進行解釋,非常深刻!

        2019/3/16 20:35:02
        • 軍銜:陸軍上士
        • 軍號:2992933
        • 工分:3721
        左箭頭-小圖標
        熱回復背景

        ......
        91樓 鐵牛行者
        92樓 kpguan
        狂什么,我說得沒有道理嗎?古代祖宗遺傳給我們的最寶貴的是做人的思想,而不是他們的裹腳布,世界是往前發展的,又不是倒退,一天到晚只想著老祖宗的裹腳布,跟清朝剛滅的時候那些遺清思想一模一樣,思想僵硬頑固,要不是五四運動,現在估計跟印度那邊差不多。
        94樓 鐵牛行者
        老子和釋迦牟尼和大量先賢的思想是“裹腳布”?

        《道德經》早就闡述過“道”和宇宙規律,佛教大乘經典也早揭示了宇宙天地真相,例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西方科學家的宇宙弦理論就是在他們巨人肩膀上建立的,2017年發射的衛星探測也首次承認宇宙中存在看不見摸不著而又真實存在的“暗物質”,這全都再次印證道家佛家幾千年前的理論真實不虛,請問你打著科學旗號盲目妄自尊大,那些真正的科學家又會如何嘲笑你呢?

        再告訴你一句,今天的印度,真正的大乘佛教實際上已經沒了,今天在印度占統治地位的根本就不是大乘佛教,你去打聽清楚今天的印度是什么教?種姓制度是因哪個教派來的,你了解一下哪里是佛教?

        而大乘佛教或真正的道家恰恰是破除迷信的,你看過“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句話嗎?知道什么意思嗎?此話的意思恰恰就是,人如果不遵守天道規律,盲目拜誰都沒用,佛家恰恰說佛保佑不了任何人,能保佑人的其實就是人自己,《易經》也是同樣思想。

        人類今天的科學發現,古人早就發現了,所以今天的人打著科學的旗號自以為了不得了,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科學探索求真知思想,而是坐井觀天的思想。

        97樓 kpguan
        神棍最厲害的就是馬后炮,牽強附會,就像什么推背圖一樣,那些典經,連原話是怎么樣可能都不清楚了,而且你用現代人的理解去解釋那些典經根本就不適合,你怎么知道當時的解釋就跟你想的一樣??譬如行雷閃電,古人解釋是說天神發怒,你也這樣理解??我已經說了,先賢給我們的思想是做人行為的,而不是改變世界的,神棍硬要往現代科技上面扯,真要這么說,在西方工業革命前的2000多年就不會科技發展遲緩甚至停止了,要不是從工業革命那一代人開始的探索精神,你我現在連電腦和網絡都沒得使用,然后一堆人坐那里聽你們神棍在胡吹??天道規律不是你想出來的,是人類探索出來的,不探索你知道天道規律??你連哪些是天道規律哪些是胡說八道都分不清,你遵守什么??所以鬼打墻就真的是鬼在打墻了??所以行雷閃電就真的是天神發怒了??在科技理論方面,真正坐井觀天的是古人,現代人的知識豐富還是古人知識豐富??古人真正厲害的是創造了各種思想和哲學,這才是古人留給我們最珍貴的遺產。什么是遺產什么是裹腳布你分得清不?
        100樓 鐵牛行者
        僅僅由于歷朝歷代確實存在迷信行為和思想,就故意搞歷史虛無主義把古代的優秀遺產也一并給黑掉,這套老掉牙的把戲請你別再玩了。

        古人留下的精華不僅僅是你說的光是思想方面的,老子、釋迦牟尼這樣的大圣人的認知早就超過今天的科學了。佛經,諸如《金剛經》、《心經》、《楞嚴經》幾千年前和老子的《道德經》一樣,已經揭示了宇宙、世界是如何產生和形成的這些問題,揭示了宇宙萬物的真相,還有人和萬物都是怎么來的這些問題早就說了;而今天的現代科學剛剛承認宇宙之中存在“暗物質、暗能量”;就連中醫圣典《黃帝內經》也早說過人體不僅是有形肉體,還有無形的元神魂魄在內部,這些還有佛教道教的禪定、靜坐都包含和超越今天的人體科學,今天的科學仍然沒超越他們,而且大量人還坐井觀天的認為是“迷信”,可你知道大量中外科學家對古人的優秀遺產都是如何禮贊和拜服的嗎?你知道現代有多少科學家的科學理論都是受了古人遺產的啟示或指引嗎?愛因斯坦、玻爾、李約瑟等科學家對佛教道教理論是如何禮贊的你知道嗎?——不過現在我認為你就算知道也裝不知道,故意視而不見,因為你的目的就是打著科學旗號搞歷史虛無主義,從全盤否定古優秀遺產的言行中,自我得到用科學批判他人、顯示自己無所不知的快感。

        我不反對你堅持現代科學,也不反對你反對真迷信,但你打著現代科學旗號盲人摸象坐井觀天就不對了。國外預言家早就預言過世界未來的希望在東方的中國,中國文化能拯救這個世界,為何你如此不謙虛呢?請問你對世界科學有什么貢獻?你扣帽子說他人是神棍,那你是否也可以稱為“科學自大棍?”

        因為幾千年來確實存在迷信,導致你把整個古文化全抹成“迷信”,那今天同樣有打著科學旗號公然欺騙世人的現象,比如艾滋病毒“來源于猴子身上”就是西方人利用科學外衣遮掩而制造的一個彌天大謊,中國古人早就說過陰陽錯位問題(就是同性戀)才是艾滋病的根本原因。那照你的手段和說法,是不是因為艾滋病問題是科學謊言,就要全盤把今天的科學都否掉?

        老子是人不是神,釋迦牟尼也只是個人,把人當神看就已經違背了自然規律,我們所說的現代科學,不是指人或者事物或者典籍,是一種對自然事物的認知態度,你連這個都搞不清嗎?最后面一段話已經跟你無法溝通了,連病毒是種生命體都被否認這種貽笑大方的觀點都出來,可想而知你是個徹底的神棍,你慢慢自己yy吧,好走不送。

        2019/1/18 9:44:05

        網友回復

        • 頭像
        • 軍銜:空軍中尉
        • 軍號:5779382
        • 工分:11635
        • 本區職務:會員
        左箭頭-小圖標

        雖然我自己是不米信的,但是聽說過一些事也是感到迷惑不解,雖然時聽到過的,但是知道那肯定是真的,因為這件事是我的母親親身經歷過的,而且我的爺爺、奶奶也是親眼見證的!

        那是我母親年輕時的事,具體哪一年我不知道,應該是上世紀60年代左右,因為當時大陸還在跟臺灣在福建沿海還有零星的交火事件發生,據母親說,那一年就在過少年前后,一天晚上,晚飯過后,拾掇完碗筷,母親一如既往的做到炕上開始編織花邊(織花邊是我們當地婦女常干的一項副業,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了解織花邊這事,在這里就不多解析了),編織了一會突然就覺得臀部(我們這方言叫:腚巴骨)非常的痛疼難受,同時也覺得心里非常的怨屈,就想大哭,是在憋不住了就大哭起來,當時,父母是跟爺爺、奶奶住在一個屋子里,爺爺、奶奶住在東邊的屋子里,中間是廚房,父母住在西邊的屋子里,爺爺、奶奶聽到哭醒就急忙過來問是怎么回事?吃晚飯的時候還好好的,怎么一會就哭起來呢?母親哭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我的爺爺是個迷信的老人,根據當時的情況他就判斷是鬼上身(我們當地的方言叫:鬼搭載),于是趕快用老辦法:拿出準備過年祭奠用的香、燒錢紙等,引燃了,然后嘴里念念有詞(我小時候見過爺爺念叨,具體念叨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那時候小也不去問念叨的是什么),讓后拿著引燃的香要出門到大街上找個地方放在那兒,然后磕頭,在念叨一會再回家;這期間大約也就是5、6分鐘的時間,爺爺回到家里后,母親就不哭了,臀部也不疼,又在繼續織花邊,爺爺問,母親說不知道為什就是覺得怨、腚巴骨疼的難受,爺爺說這是有冤屈鬼搭載,我把他送走就好了!這事也就這么過去了,大家也沒覺得奇怪!第二年正月低,家里接到姥姥家捎來的信,說我的大舅犧牲了(我大舅當時是在福建當兵,而且當的偵查兵),后來慢慢才知道了大舅犧牲的一些具體情況:當時,大舅他們坐船在海上巡邏,結果遇上國民黨的飛機,巡邏船被敵機打中了,當時大舅的半個屁股都被炸飛了,由于當時船被炸中只能靠到一個不知名的小島上,沒有得到及時包扎,就這樣流血過多而犧牲了,而且大舅犧牲那天就是母親被搭載大哭的那天晚上,時間就是晚上大約7、8點鐘!

        關于鬼神的事,在農村從小聽說過很多,我大多都是不信的,認為那是在以訛傳訛,但是這件事我不只是聽母親提起過,而且也好幾次聽爺爺、奶奶提起過,我是深信不疑的,爺爺每次提起此事都會跟我說:年輕人不要不信鬼神、鬼神是有的!雖然,不能因為這件事就證明有鬼神的存在,但是,以目前的科技水平好像還是無法解析的!

        2019/8/23 12:36:29
        左箭頭-小圖標

        點支煙.......吸完。煙飛云散,一切還原

        2019/7/13 8:05:42
        左箭頭-小圖標

        路過。。。。

        2019/6/28 15:24:23
        左箭頭-小圖標

        詭異現象的確有,本人就確實也遇到過兩次,事隔多年也沒有想明白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當時第二天說給當地人聽,他們也都嚇了一跳......

        2019/6/1 20:59:46
        • 軍銜:中國海軍中將
        • 軍號:991942
        • 頭銜:市井真小人
        • 工分:1779441 / 排名:120
        左箭頭-小圖標

        幾千年了,鬼打墻停過嗎?

        2019/5/30 14:05:10
        左箭頭-小圖標

        112樓 夢中將軍
        《鬼打墻》

        老百姓所說的“鬼打墻”是指在夜間的行人,本來憑著微弱的星光能依稀辨認的道路,卻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無法繼續行路,這種情形謂之曰:鬼打墻,顧名思義,是鬼在你面前砌起一道墻而使你什么也看不見。這種情況多發生在深夜獨自行人,墳地邊也不少發生。應付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立即原地坐下,靜下心來,心靜則鬼不能侵,此時能吸一支煙效果更佳(可見吸煙也不完全是壞處),片刻后墻自解除,再繼續行路。我呢,從小就接受的是革命英雄主義和無神論的教育,壓根就不信在這清平世界上會有鬼,在我面前談神說鬼的人得到的只有嘲笑。可是不信歸不信,我還真就在鄉下碰到鬼了,你說邪不邪?

        我下鄉的那個大隊除了叫干溝外,每一個小隊都是一個自然屯,也都叫什么干溝,以大隊所在的那個干溝為中心,相距2至5華里不等。我當時是大隊民兵小分隊的成員,何謂民兵小分隊?是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全國各地都成立了民兵指揮部,而且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各級民兵指揮部,到了最后也是最基層的就是小分隊。我們的任務就是晝伏夜出,防止階級敵人利用夜幕搞破壞,干壞事。白天休息睡覺,天黑后就提上一個棒子和手電筒到大隊部集中,然后由治保主任帶領流竄于野外和各個村子中。搜索野外的磚窯、空房什么的,是否有壞人藏身;在村中,只要我們愿意就可以隨時闖入四類分子家中進行盤查,毫無人權可言,常常要折騰到凌晨兩三點鐘才四散回去睡覺。

        我記得那是一個冬天的晚上,我們在一個叫卜家干溝的村子折騰一番后已經后半夜了,大隊治保主任盧巖宣布解散回去休息。當時大青年點尚未建成,知青們都分散到各個小隊的青年點,從卜家干溝到我居住的魏家干溝青年點足有五華里,而且都是走在無人居住的荒野路,這還不夠,還要經過一個墳地。那天也是趕巧,我沒帶手電筒,沒有人和我一道,但是我并未感到害怕,我一個民兵戰士,手里提個棒子,路又不陌生,怕啥?回來的路上,雖然沒有手電筒,但是借著微弱的星光,憑著“黑泥白水黃干道”的夜行經驗,路不是很難走。冬天的原野靜極了,偶有一小陣微風掠過,路兩旁看不見的荒草發出輕微的刷刷聲,好像黑暗中有人向我走來。我明明知道什么事也沒有,可是控制不住的恐懼占據了我的全身,后背一陣陣地發涼,頭皮一陣陣地發麻,我盡量使自己什么也不想,只是加快了步伐。前面是一個土坡,過了土坡就是我的青年點了,但是我也知道坡上就是一片該死的墳地,我必須從墳地邊通過,所以不但沒有絲毫放松反而恐懼感更強烈了。到了坡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棵枯樹,張牙舞爪的枯枝在布滿星斗的黑灰色蒼穹的映襯下顯得格外陰森恐怖,還看到近處幾座墳塋的輪廓。此刻,我什么也不顧了,心一橫,牙一咬,兩眼緊緊盯住模模糊糊向前延伸的路想快速沖過去。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黑暗從四面向我壓過來,很快包圍了我,我什么也看不見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閃過腦海,鬼打墻!要說這人也怪,到了這時反而鎮靜下來,按照農民兄弟教的辦法就地坐下來,顫顫巍巍地點著一只煙,看著一明一暗的煙火,突然閃出一個怪念頭:既然我能看見煙火,說明這個鬼墻打得并不結實,如果有手電筒鬼墻肯定不好使。這是欺負老子沒帶手電哪!媽的,今天老子要看看是個男鬼還是個女鬼,象聊齋故事里講的興許同女鬼有個艷遇什么的也沒準兒。想到這里,我掐滅煙頭站起身來向周圍望去,沒看到什么男鬼女鬼,倒是又看到了滿天的星斗和朦朦朧朧的路。

        我一口氣竄下土坡,終于看到了青年點的門前的燈光,這時的感覺好的別提有多好了,象什么?就象久別又見到親娘一樣親切,不!比那還親切。脫衣服時我才發現,我的棉衣幾乎都要被汗浸透了,你說我出了多少汗吧!以后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想不通,也解釋不通。只是后來我上第四軍醫大學,一次老師講人體神經系統的生理課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人眼的瞳孔根據光線強弱而改變大小,管縮小瞳孔的肌肉受交感神經支配,人在極度緊張時交感神經過度興奮,使瞳孔括約肌收縮瞳孔自然要縮小。想想看,那么黑的夜里,我的瞳孔再縮小我還能看到什么?這同白天進入黑暗的電影院里短時間什么也看不著是一個道理。坐下抽根煙精神放松后,交感神經興奮度也隨之下降,瞳孔又重新擴大,我當然又能看到路了。

        看來,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沒有鬼,如果非得說有鬼的話,這鬼是在我們自己的身上和心里。正所謂:疑心生暗鬼是也。

        這個我遇到過兩次,兩次都是晚上打獵。兩次都是霧大夜黑,和同伴說著話,從路上下道進麥田原是想走個近路,沒想到走了一個小時,又從下道的地方上了道回到原處。解決的辦法是,靠記憶,順著道走到道東一座橋,然后轉身順道走回。手里拿著獵槍,帶著頭燈,當然頭燈只照半米遠的見度。第二次是是順著黃河回來的,因為我知道我們再迷路也過不了黃河,往回走的話就是在右邊,即便如此,20里路仍然走了半夜,天亮才到家。。。靈異的事情有三次,第一次是在村前立領一個村子不過百米,晚上10點多,周圍鐵路橋電燈燈光可見,突然看見地上藍色的火苗跳動,依據科學解釋是磷火,幾秒種后消失,我拿著獵槍指著火罵:敢惹我就噴你!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從那起一年之中厄運連連。第二次也是看到這東西,不過有上次的教訓,低聲下氣的祈禱了一番:不管您是哪路鬼怪,咱各行其道,人不犯鬼,鬼不犯人。神人保佑。但是騎車回家,沒走出五里地撞上攔路桿率斷了胳膊,即便如此,爬起來自己騎了三十多里地回到家。第三次,也是去打獵,經過一片墳地,感覺不對,先知般的預測到要出事,所以極其小心,即便如此還是撞了雷子,罰款3000元,免予拘留。所以,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當時你沒咋的,那是你運氣高,未到運霉時。不過話說回來了,你運氣正紅,臟東西也不敢碰你。無神論和迷信本來就是對立矛盾的,陰陽相制衡,如晝夜,如興衰,有陰必有陽,天地間難以闡清的事物物理比比皆是,有愚有智,有大有小,有熱有冷,萬物相克相生,,,說多了。

        2019/5/10 18:16:21
        • 軍銜:陸軍中校
        • 軍號:320092
        • 工分:105105
        左箭頭-小圖標

        有依據,實際上是人的感知系統,除了我們所常說的神經系統外,還有另外一個系統存在的緣故,這個系統與經絡有關,美國最近也有發現。

        2019/5/8 14:49:25
        左箭頭-小圖標

        路過。。。。。。。。。

        2019/4/26 13:45:37
        左箭頭-小圖標

        既然是神學,為什么要科學去解釋。這不是瞎扯嗎?

        2019/4/17 9:42:47
        左箭頭-小圖標

        101樓 79now
        我認為這是真的,因為我就曾經遇到過。記得那是1998年的一個夏天的晚上,大概是在9點多不到10點的時間,那天我在蘭州黃河以北的鐵橋附近,騎著自行車,我明明知道我就在黃河鐵橋附近前后絕對不超過50米的距離,而我眼睛看著黃河水我也知道我的方向,身旁就是蘭州的白塔山公園,那幾個大字也清清楚楚,可是鐵橋的出入口此時就是找不見,看不見,找不見,看不見!其實間北濱河路車來車往,忽然間也聽不見看不見了,聽不見看不見了!把我急得一身的汗,就這樣來來回回走了不下幾十趟,忽然歘的一下什么聲音都有了什么景象都有了,鐵橋就在我面前,它就在哪里!巍峨挺拔橫亙在黃河之上,橋上人來人往,可我為什么就有那么長的時間看不到它找不到它,這難道不是鬼打墻嗎?
        109樓 千江有水千江月9
        你確實遇到鬼了,我聽過很多人遇到鬼的現象,有一點都的一致的,就是原來的自然聲音沒有了,非常寂靜。這個現象我認為是你進入了某個能量場,或是你被某個能量場覆蓋了。這個能力場可能是另一個維度的生命體造成的。我們今天暫且把這種現象定性為撞鬼了。其實鬼有鬼的世界,鬼的世界和我們人的世界不一樣,我們今天把他們叫做“鬼”,是因為我們一直沒有正視那個世界的存在。至于那些矢口否認有鬼的人,其實是過度迷信“科學”的結果。
        115樓 蔣旺志
        鬼打墻的確是存在的,我小時候跟一個同村的人(比我大5歲左右)去另外一個村子去看電影(有老人家去世,我們那邊會請人來放幾天電影的),看完電影回來的路上就遇到了鬼打墻。

        當年由于電力緊張,所以經常會停電,回來的路上一片漆黑,我朋友拉著我在一個小路口轉了兩次都沒有轉出去。后來,還是我拉著我朋友才把他帶出來的,因為我是“清醒”的,我還納悶他為什么連續走錯路呢。

        我們村一個小孩子也遇到了鬼打墻,他一個人在路上轉圈圈,是被一個路過的大人牽出來的,后來聽他講是因為看到了幾個騎馬的人在圍著他轉圈,所以他也就跟著在原地轉圈圈。

        我小時候呢,是看到過女鬼的,穿著白色的古裝,黑發齊腰,側著身子倚靠在墻上面,臉靠向另一邊(所以我并沒有看到她的臉),值得一提的是,她是在我家一個很老的木頭房子里面的,門是鎖著的,我是從門下面的一個小洞往里看到的

        也就是在這個木頭房子的大廳里,我們同村的一個比我大一歲的女孩看到過穿著清朝官服的男人

        因此,我是深深的相信這個世界是存在著“靈魂”的,因為我親眼所見

        鬼的存在其實也不是什么新鮮事,這個世界并不是只有人類的世界,而是有多個世界。鬼界只是其中一個世界而已。佛教是實證宇宙構成結構的。所謂實證,就通過合理的方法,都可以看到相同的境界。佛教里面就講的很清楚,我們所處宇宙,至少有六個層次的世界,各自都是很現實的世界。由上到下,各層的苦樂境界都不一樣。越上層世界就月快樂,越下層世界就越幸苦,最苦的是地獄界。地獄界也是一個非常現實的世界,鬼界比地獄界好一點,畜生界又比鬼界好一些,人類界又比畜生界好一點。這是三個比較辛苦的世界。在我們人類上面還有三層天界。天界上就沒有苦,只有樂,只有樂的程度不一樣。

        鬼界和我們人類畜生類的世界有重疊,但是,維度不同,相互是不會感受到對方的。我們的世界發生的任何災害變化也不會影響到鬼界的。但是鬼界的眾生又住在我們的世界,但是,各自感受到的境界完全不同。只有在特殊情況下,也就是滿足條件的情況下,我們才偶爾會看到或者感受到鬼界的境界。

        我們所謂的鬼打墻,其實就是兩種境界重疊出現的干擾。其實,也是磁場的干擾,這個,我們人類現在還沒有弄清楚。因為我們的科學只是我們世界場景的一種規律的經驗總結。這種經驗是不能超越我們的世界場景。在其它世界場景里面就不適用了。

        2019/4/2 21:43:51
        • 頭像
        • 軍銜:陸軍列兵
        • 軍號:13027213
        • 工分:22
        • 本區職務:會員
        左箭頭-小圖標

        101樓 79now
        我認為這是真的,因為我就曾經遇到過。記得那是1998年的一個夏天的晚上,大概是在9點多不到10點的時間,那天我在蘭州黃河以北的鐵橋附近,騎著自行車,我明明知道我就在黃河鐵橋附近前后絕對不超過50米的距離,而我眼睛看著黃河水我也知道我的方向,身旁就是蘭州的白塔山公園,那幾個大字也清清楚楚,可是鐵橋的出入口此時就是找不見,看不見,找不見,看不見!其實間北濱河路車來車往,忽然間也聽不見看不見了,聽不見看不見了!把我急得一身的汗,就這樣來來回回走了不下幾十趟,忽然歘的一下什么聲音都有了什么景象都有了,鐵橋就在我面前,它就在哪里!巍峨挺拔橫亙在黃河之上,橋上人來人往,可我為什么就有那么長的時間看不到它找不到它,這難道不是鬼打墻嗎?
        109樓 千江有水千江月9
        你確實遇到鬼了,我聽過很多人遇到鬼的現象,有一點都的一致的,就是原來的自然聲音沒有了,非常寂靜。這個現象我認為是你進入了某個能量場,或是你被某個能量場覆蓋了。這個能力場可能是另一個維度的生命體造成的。我們今天暫且把這種現象定性為撞鬼了。其實鬼有鬼的世界,鬼的世界和我們人的世界不一樣,我們今天把他們叫做“鬼”,是因為我們一直沒有正視那個世界的存在。至于那些矢口否認有鬼的人,其實是過度迷信“科學”的結果。
        鬼打墻的確是存在的,我小時候跟一個同村的人(比我大5歲左右)去另外一個村子去看電影(有老人家去世,我們那邊會請人來放幾天電影的),看完電影回來的路上就遇到了鬼打墻。

        當年由于電力緊張,所以經常會停電,回來的路上一片漆黑,我朋友拉著我在一個小路口轉了兩次都沒有轉出去。后來,還是我拉著我朋友才把他帶出來的,因為我是“清醒”的,我還納悶他為什么連續走錯路呢。

        我們村一個小孩子也遇到了鬼打墻,他一個人在路上轉圈圈,是被一個路過的大人牽出來的,后來聽他講是因為看到了幾個騎馬的人在圍著他轉圈,所以他也就跟著在原地轉圈圈。

        我小時候呢,是看到過女鬼的,穿著白色的古裝,黑發齊腰,側著身子倚靠在墻上面,臉靠向另一邊(所以我并沒有看到她的臉),值得一提的是,她是在我家一個很老的木頭房子里面的,門是鎖著的,我是從門下面的一個小洞往里看到的

        也就是在這個木頭房子的大廳里,我們同村的一個比我大一歲的女孩看到過穿著清朝官服的男人

        因此,我是深深的相信這個世界是存在著“靈魂”的,因為我親眼所見

        2019/4/2 20:52:04
        左箭頭-小圖標

        112樓 夢中將軍
        《鬼打墻》

        老百姓所說的“鬼打墻”是指在夜間的行人,本來憑著微弱的星光能依稀辨認的道路,卻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無法繼續行路,這種情形謂之曰:鬼打墻,顧名思義,是鬼在你面前砌起一道墻而使你什么也看不見。這種情況多發生在深夜獨自行人,墳地邊也不少發生。應付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立即原地坐下,靜下心來,心靜則鬼不能侵,此時能吸一支煙效果更佳(可見吸煙也不完全是壞處),片刻后墻自解除,再繼續行路。我呢,從小就接受的是革命英雄主義和無神論的教育,壓根就不信在這清平世界上會有鬼,在我面前談神說鬼的人得到的只有嘲笑。可是不信歸不信,我還真就在鄉下碰到鬼了,你說邪不邪?

        我下鄉的那個大隊除了叫干溝外,每一個小隊都是一個自然屯,也都叫什么干溝,以大隊所在的那個干溝為中心,相距2至5華里不等。我當時是大隊民兵小分隊的成員,何謂民兵小分隊?是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全國各地都成立了民兵指揮部,而且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各級民兵指揮部,到了最后也是最基層的就是小分隊。我們的任務就是晝伏夜出,防止階級敵人利用夜幕搞破壞,干壞事。白天休息睡覺,天黑后就提上一個棒子和手電筒到大隊部集中,然后由治保主任帶領流竄于野外和各個村子中。搜索野外的磚窯、空房什么的,是否有壞人藏身;在村中,只要我們愿意就可以隨時闖入四類分子家中進行盤查,毫無人權可言,常常要折騰到凌晨兩三點鐘才四散回去睡覺。

        我記得那是一個冬天的晚上,我們在一個叫卜家干溝的村子折騰一番后已經后半夜了,大隊治保主任盧巖宣布解散回去休息。當時大青年點尚未建成,知青們都分散到各個小隊的青年點,從卜家干溝到我居住的魏家干溝青年點足有五華里,而且都是走在無人居住的荒野路,這還不夠,還要經過一個墳地。那天也是趕巧,我沒帶手電筒,沒有人和我一道,但是我并未感到害怕,我一個民兵戰士,手里提個棒子,路又不陌生,怕啥?回來的路上,雖然沒有手電筒,但是借著微弱的星光,憑著“黑泥白水黃干道”的夜行經驗,路不是很難走。冬天的原野靜極了,偶有一小陣微風掠過,路兩旁看不見的荒草發出輕微的刷刷聲,好像黑暗中有人向我走來。我明明知道什么事也沒有,可是控制不住的恐懼占據了我的全身,后背一陣陣地發涼,頭皮一陣陣地發麻,我盡量使自己什么也不想,只是加快了步伐。前面是一個土坡,過了土坡就是我的青年點了,但是我也知道坡上就是一片該死的墳地,我必須從墳地邊通過,所以不但沒有絲毫放松反而恐懼感更強烈了。到了坡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棵枯樹,張牙舞爪的枯枝在布滿星斗的黑灰色蒼穹的映襯下顯得格外陰森恐怖,還看到近處幾座墳塋的輪廓。此刻,我什么也不顧了,心一橫,牙一咬,兩眼緊緊盯住模模糊糊向前延伸的路想快速沖過去。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黑暗從四面向我壓過來,很快包圍了我,我什么也看不見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閃過腦海,鬼打墻!要說這人也怪,到了這時反而鎮靜下來,按照農民兄弟教的辦法就地坐下來,顫顫巍巍地點著一只煙,看著一明一暗的煙火,突然閃出一個怪念頭:既然我能看見煙火,說明這個鬼墻打得并不結實,如果有手電筒鬼墻肯定不好使。這是欺負老子沒帶手電哪!媽的,今天老子要看看是個男鬼還是個女鬼,象聊齋故事里講的興許同女鬼有個艷遇什么的也沒準兒。想到這里,我掐滅煙頭站起身來向周圍望去,沒看到什么男鬼女鬼,倒是又看到了滿天的星斗和朦朦朧朧的路。

        我一口氣竄下土坡,終于看到了青年點的門前的燈光,這時的感覺好的別提有多好了,象什么?就象久別又見到親娘一樣親切,不!比那還親切。脫衣服時我才發現,我的棉衣幾乎都要被汗浸透了,你說我出了多少汗吧!以后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想不通,也解釋不通。只是后來我上第四軍醫大學,一次老師講人體神經系統的生理課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人眼的瞳孔根據光線強弱而改變大小,管縮小瞳孔的肌肉受交感神經支配,人在極度緊張時交感神經過度興奮,使瞳孔括約肌收縮瞳孔自然要縮小。想想看,那么黑的夜里,我的瞳孔再縮小我還能看到什么?這同白天進入黑暗的電影院里短時間什么也看不著是一個道理。坐下抽根煙精神放松后,交感神經興奮度也隨之下降,瞳孔又重新擴大,我當然又能看到路了。

        看來,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沒有鬼,如果非得說有鬼的話,這鬼是在我們自己的身上和心里。正所謂:疑心生暗鬼是也。

        以切身體會加上理論知識進行解釋,非常深刻!

        2019/3/16 20:35:02
        左箭頭-小圖標

        112樓 夢中將軍
        《鬼打墻》

        老百姓所說的“鬼打墻”是指在夜間的行人,本來憑著微弱的星光能依稀辨認的道路,卻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無法繼續行路,這種情形謂之曰:鬼打墻,顧名思義,是鬼在你面前砌起一道墻而使你什么也看不見。這種情況多發生在深夜獨自行人,墳地邊也不少發生。應付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立即原地坐下,靜下心來,心靜則鬼不能侵,此時能吸一支煙效果更佳(可見吸煙也不完全是壞處),片刻后墻自解除,再繼續行路。我呢,從小就接受的是革命英雄主義和無神論的教育,壓根就不信在這清平世界上會有鬼,在我面前談神說鬼的人得到的只有嘲笑。可是不信歸不信,我還真就在鄉下碰到鬼了,你說邪不邪?

        我下鄉的那個大隊除了叫干溝外,每一個小隊都是一個自然屯,也都叫什么干溝,以大隊所在的那個干溝為中心,相距2至5華里不等。我當時是大隊民兵小分隊的成員,何謂民兵小分隊?是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全國各地都成立了民兵指揮部,而且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各級民兵指揮部,到了最后也是最基層的就是小分隊。我們的任務就是晝伏夜出,防止階級敵人利用夜幕搞破壞,干壞事。白天休息睡覺,天黑后就提上一個棒子和手電筒到大隊部集中,然后由治保主任帶領流竄于野外和各個村子中。搜索野外的磚窯、空房什么的,是否有壞人藏身;在村中,只要我們愿意就可以隨時闖入四類分子家中進行盤查,毫無人權可言,常常要折騰到凌晨兩三點鐘才四散回去睡覺。

        我記得那是一個冬天的晚上,我們在一個叫卜家干溝的村子折騰一番后已經后半夜了,大隊治保主任盧巖宣布解散回去休息。當時大青年點尚未建成,知青們都分散到各個小隊的青年點,從卜家干溝到我居住的魏家干溝青年點足有五華里,而且都是走在無人居住的荒野路,這還不夠,還要經過一個墳地。那天也是趕巧,我沒帶手電筒,沒有人和我一道,但是我并未感到害怕,我一個民兵戰士,手里提個棒子,路又不陌生,怕啥?回來的路上,雖然沒有手電筒,但是借著微弱的星光,憑著“黑泥白水黃干道”的夜行經驗,路不是很難走。冬天的原野靜極了,偶有一小陣微風掠過,路兩旁看不見的荒草發出輕微的刷刷聲,好像黑暗中有人向我走來。我明明知道什么事也沒有,可是控制不住的恐懼占據了我的全身,后背一陣陣地發涼,頭皮一陣陣地發麻,我盡量使自己什么也不想,只是加快了步伐。前面是一個土坡,過了土坡就是我的青年點了,但是我也知道坡上就是一片該死的墳地,我必須從墳地邊通過,所以不但沒有絲毫放松反而恐懼感更強烈了。到了坡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棵枯樹,張牙舞爪的枯枝在布滿星斗的黑灰色蒼穹的映襯下顯得格外陰森恐怖,還看到近處幾座墳塋的輪廓。此刻,我什么也不顧了,心一橫,牙一咬,兩眼緊緊盯住模模糊糊向前延伸的路想快速沖過去。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黑暗從四面向我壓過來,很快包圍了我,我什么也看不見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閃過腦海,鬼打墻!要說這人也怪,到了這時反而鎮靜下來,按照農民兄弟教的辦法就地坐下來,顫顫巍巍地點著一只煙,看著一明一暗的煙火,突然閃出一個怪念頭:既然我能看見煙火,說明這個鬼墻打得并不結實,如果有手電筒鬼墻肯定不好使。這是欺負老子沒帶手電哪!媽的,今天老子要看看是個男鬼還是個女鬼,象聊齋故事里講的興許同女鬼有個艷遇什么的也沒準兒。想到這里,我掐滅煙頭站起身來向周圍望去,沒看到什么男鬼女鬼,倒是又看到了滿天的星斗和朦朦朧朧的路。

        我一口氣竄下土坡,終于看到了青年點的門前的燈光,這時的感覺好的別提有多好了,象什么?就象久別又見到親娘一樣親切,不!比那還親切。脫衣服時我才發現,我的棉衣幾乎都要被汗浸透了,你說我出了多少汗吧!以后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想不通,也解釋不通。只是后來我上第四軍醫大學,一次老師講人體神經系統的生理課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人眼的瞳孔根據光線強弱而改變大小,管縮小瞳孔的肌肉受交感神經支配,人在極度緊張時交感神經過度興奮,使瞳孔括約肌收縮瞳孔自然要縮小。想想看,那么黑的夜里,我的瞳孔再縮小我還能看到什么?這同白天進入黑暗的電影院里短時間什么也看不著是一個道理。坐下抽根煙精神放松后,交感神經興奮度也隨之下降,瞳孔又重新擴大,我當然又能看到路了。

        看來,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沒有鬼,如果非得說有鬼的話,這鬼是在我們自己的身上和心里。正所謂:疑心生暗鬼是也。

        新兵連的時候,老兵都是這樣嚇新兵蛋子。鬼了什么的。

        因為一直傳說新兵連都是原來的亂墳崗之類的地上建起來的。至少也是很孤的。

        所以就教了一招,晚上值勤 非固定哨的,如果心慌,就武裝帶拉響幾次。哈哈哈

        2019/3/4 12:21:11
        • 頭像
        • 軍銜:中國空軍中將
        • 軍號:281250
        • 頭銜:鐵血社會監察委員
        • 工分:1002678 / 排名:409
        • 本區職務:會員
        左箭頭-小圖標

        《鬼打墻》

        老百姓所說的“鬼打墻”是指在夜間的行人,本來憑著微弱的星光能依稀辨認的道路,卻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無法繼續行路,這種情形謂之曰:鬼打墻,顧名思義,是鬼在你面前砌起一道墻而使你什么也看不見。這種情況多發生在深夜獨自行人,墳地邊也不少發生。應付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立即原地坐下,靜下心來,心靜則鬼不能侵,此時能吸一支煙效果更佳(可見吸煙也不完全是壞處),片刻后墻自解除,再繼續行路。我呢,從小就接受的是革命英雄主義和無神論的教育,壓根就不信在這清平世界上會有鬼,在我面前談神說鬼的人得到的只有嘲笑。可是不信歸不信,我還真就在鄉下碰到鬼了,你說邪不邪?

        我下鄉的那個大隊除了叫干溝外,每一個小隊都是一個自然屯,也都叫什么干溝,以大隊所在的那個干溝為中心,相距2至5華里不等。我當時是大隊民兵小分隊的成員,何謂民兵小分隊?是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全國各地都成立了民兵指揮部,而且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各級民兵指揮部,到了最后也是最基層的就是小分隊。我們的任務就是晝伏夜出,防止階級敵人利用夜幕搞破壞,干壞事。白天休息睡覺,天黑后就提上一個棒子和手電筒到大隊部集中,然后由治保主任帶領流竄于野外和各個村子中。搜索野外的磚窯、空房什么的,是否有壞人藏身;在村中,只要我們愿意就可以隨時闖入四類分子家中進行盤查,毫無人權可言,常常要折騰到凌晨兩三點鐘才四散回去睡覺。

        我記得那是一個冬天的晚上,我們在一個叫卜家干溝的村子折騰一番后已經后半夜了,大隊治保主任盧巖宣布解散回去休息。當時大青年點尚未建成,知青們都分散到各個小隊的青年點,從卜家干溝到我居住的魏家干溝青年點足有五華里,而且都是走在無人居住的荒野路,這還不夠,還要經過一個墳地。那天也是趕巧,我沒帶手電筒,沒有人和我一道,但是我并未感到害怕,我一個民兵戰士,手里提個棒子,路又不陌生,怕啥?回來的路上,雖然沒有手電筒,但是借著微弱的星光,憑著“黑泥白水黃干道”的夜行經驗,路不是很難走。冬天的原野靜極了,偶有一小陣微風掠過,路兩旁看不見的荒草發出輕微的刷刷聲,好像黑暗中有人向我走來。我明明知道什么事也沒有,可是控制不住的恐懼占據了我的全身,后背一陣陣地發涼,頭皮一陣陣地發麻,我盡量使自己什么也不想,只是加快了步伐。前面是一個土坡,過了土坡就是我的青年點了,但是我也知道坡上就是一片該死的墳地,我必須從墳地邊通過,所以不但沒有絲毫放松反而恐懼感更強烈了。到了坡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棵枯樹,張牙舞爪的枯枝在布滿星斗的黑灰色蒼穹的映襯下顯得格外陰森恐怖,還看到近處幾座墳塋的輪廓。此刻,我什么也不顧了,心一橫,牙一咬,兩眼緊緊盯住模模糊糊向前延伸的路想快速沖過去。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黑暗從四面向我壓過來,很快包圍了我,我什么也看不見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閃過腦海,鬼打墻!要說這人也怪,到了這時反而鎮靜下來,按照農民兄弟教的辦法就地坐下來,顫顫巍巍地點著一只煙,看著一明一暗的煙火,突然閃出一個怪念頭:既然我能看見煙火,說明這個鬼墻打得并不結實,如果有手電筒鬼墻肯定不好使。這是欺負老子沒帶手電哪!媽的,今天老子要看看是個男鬼還是個女鬼,象聊齋故事里講的興許同女鬼有個艷遇什么的也沒準兒。想到這里,我掐滅煙頭站起身來向周圍望去,沒看到什么男鬼女鬼,倒是又看到了滿天的星斗和朦朦朧朧的路。

        我一口氣竄下土坡,終于看到了青年點的門前的燈光,這時的感覺好的別提有多好了,象什么?就象久別又見到親娘一樣親切,不!比那還親切。脫衣服時我才發現,我的棉衣幾乎都要被汗浸透了,你說我出了多少汗吧!以后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想不通,也解釋不通。只是后來我上第四軍醫大學,一次老師講人體神經系統的生理課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人眼的瞳孔根據光線強弱而改變大小,管縮小瞳孔的肌肉受交感神經支配,人在極度緊張時交感神經過度興奮,使瞳孔括約肌收縮瞳孔自然要縮小。想想看,那么黑的夜里,我的瞳孔再縮小我還能看到什么?這同白天進入黑暗的電影院里短時間什么也看不著是一個道理。坐下抽根煙精神放松后,交感神經興奮度也隨之下降,瞳孔又重新擴大,我當然又能看到路了。

        看來,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沒有鬼,如果非得說有鬼的話,這鬼是在我們自己的身上和心里。正所謂:疑心生暗鬼是也。

        2019/3/1 10:14:51
        • 軍銜:海軍下士
        • 軍號:8637053
        • 工分:11150
        左箭頭-小圖標

        101樓 79now
        我認為這是真的,因為我就曾經遇到過。記得那是1998年的一個夏天的晚上,大概是在9點多不到10點的時間,那天我在蘭州黃河以北的鐵橋附近,騎著自行車,我明明知道我就在黃河鐵橋附近前后絕對不超過50米的距離,而我眼睛看著黃河水我也知道我的方向,身旁就是蘭州的白塔山公園,那幾個大字也清清楚楚,可是鐵橋的出入口此時就是找不見,看不見,找不見,看不見!其實間北濱河路車來車往,忽然間也聽不見看不見了,聽不見看不見了!把我急得一身的汗,就這樣來來回回走了不下幾十趟,忽然歘的一下什么聲音都有了什么景象都有了,鐵橋就在我面前,它就在哪里!巍峨挺拔橫亙在黃河之上,橋上人來人往,可我為什么就有那么長的時間看不到它找不到它,這難道不是鬼打墻嗎?
        109樓 千江有水千江月9
        你確實遇到鬼了,我聽過很多人遇到鬼的現象,有一點都的一致的,就是原來的自然聲音沒有了,非常寂靜。這個現象我認為是你進入了某個能量場,或是你被某個能量場覆蓋了。這個能力場可能是另一個維度的生命體造成的。我們今天暫且把這種現象定性為撞鬼了。其實鬼有鬼的世界,鬼的世界和我們人的世界不一樣,我們今天把他們叫做“鬼”,是因為我們一直沒有正視那個世界的存在。至于那些矢口否認有鬼的人,其實是過度迷信“科學”的結果。
        從那以后我一般晚上不過河,我怕再遇上那樣的事,即便晚上要倒黃河以北有什么事,我就坐公交車來往。

        2019/2/26 21:59:19
        • 軍銜:陸軍列兵
        • 軍號:13056426
        • 工分:23
        左箭頭-小圖標

        請勿發表無意義或與主題無關的回復,節約論壇資源,如"頂""路過"等等。

        發帖請遵守論壇各版版規,切勿涉及敏感政治、色情內容。

        發言請勿人身攻擊,做一個文明中國人。

        所有商業、盈利性發言請聯絡本站廣告聯系人獲得許可。

        在鐵血論壇(社區)發表帖文即意味著同意其帖文在本站內的公開發布與傳播以及本站引用所產生的使用權,由于第三方下載而引起的傳播和修改等衍生責任,本站不承擔責任。

        本站僅提供帖文存儲空間服務,帖文上傳者應自行負責所上傳帖文涉及的法律責任,本站對帖文真實性、版權等概不負責,亦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2019/2/20 16:19:26
        左箭頭-小圖標

        101樓 79now
        我認為這是真的,因為我就曾經遇到過。記得那是1998年的一個夏天的晚上,大概是在9點多不到10點的時間,那天我在蘭州黃河以北的鐵橋附近,騎著自行車,我明明知道我就在黃河鐵橋附近前后絕對不超過50米的距離,而我眼睛看著黃河水我也知道我的方向,身旁就是蘭州的白塔山公園,那幾個大字也清清楚楚,可是鐵橋的出入口此時就是找不見,看不見,找不見,看不見!其實間北濱河路車來車往,忽然間也聽不見看不見了,聽不見看不見了!把我急得一身的汗,就這樣來來回回走了不下幾十趟,忽然歘的一下什么聲音都有了什么景象都有了,鐵橋就在我面前,它就在哪里!巍峨挺拔橫亙在黃河之上,橋上人來人往,可我為什么就有那么長的時間看不到它找不到它,這難道不是鬼打墻嗎?
        你確實遇到鬼了,我聽過很多人遇到鬼的現象,有一點都的一致的,就是原來的自然聲音沒有了,非常寂靜。這個現象我認為是你進入了某個能量場,或是你被某個能量場覆蓋了。這個能力場可能是另一個維度的生命體造成的。我們今天暫且把這種現象定性為撞鬼了。其實鬼有鬼的世界,鬼的世界和我們人的世界不一樣,我們今天把他們叫做“鬼”,是因為我們一直沒有正視那個世界的存在。至于那些矢口否認有鬼的人,其實是過度迷信“科學”的結果。

        2019/2/12 18:18:44
        左箭頭-小圖標

        103樓 chenxh1949
        我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鬼打墻。在重慶民間,稱為遇上了倒路鬼。即在原地打轉。我真實的遇上過,而且相當詭異,至今我仍未完全擺脫這個夢境。這個故事,有點長,但絕對是真實的,是我的親身經歷。各位聽我慢慢道來。

        那一年,是一九七六年八月。我是知青下鄉,回到老家。那時,我已被招入一國營大廠當學徒工,可是,我的女朋友還在農村。那時,正招最后一批工農兵大學生推薦的時候,為了我女朋友能順利推薦到公社,我趁晚上到了女朋友的大隊。因為白天不敢去,大隊的知青都認識我,我一去,就知道我去活動。為了不造成影響,我晚上去拜訪生產隊長,大隊書記。說穿了,就是送禮,那時也就送些煙酒糖茶、肥皂什么的。事情辦完了,已過了半夜十二點了。因第二天要趕回去上班,不敢停留。我女朋友把我送到一大灣水田前,那一晚上,月亮真好,從田徑上走過去,就是竹林,竹林里一條路通向大路,即農村的石板路。順著石板路,翻過一座山,山那面就是一家國營大廠了。可是,我進入竹林小路,在月光下,就看見一條大路,我在這條大路上走哇走,怎么也上不了石板大路。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才感到不對,我看見一個斜坡,我不從大路走了,手腳并用,爬上斜坡,斜坡上正是石板大路,我松了一口氣,此時,天已蒙蒙亮,山頭地形已能辯清楚。正在此時,那家國營大廠的廣播響了,我一看表,六點正。我在這里轉了近五個小時以上。我想,也許我是遇上倒路鬼了,即北方人說的鬼打墻。也只是心里嘀咕了一下,匆忙趕到火車站,趕早車上班去了,此事就忘了。

        那一年打倒了四人幫,我女朋友推薦成了工農民大學生。春節,我與女朋友一起回去,看我的姑媽,我下鄉時就駐在姑媽家。姑媽給我說,這么多年了,你也應當去看一看公公、婆婆的墳了。因為文革,沒人敢上墳。我下鄉回來,姑媽也不敢給我說。姑媽說公婆的墳在我女朋友下鄉的大隊,并說了方位。到那里去,找某某人,他知道。并帶了一包禮物送給他。那個人我女朋友認識,我們找到他,他指出公婆的墳是哪二個。我一看,正是一灣水田,竹林,墳在竹林里,旁邊一條小路。竹林上一條石板大道。我一看,大吃一驚,這不正是那天晚上,我在這里轉了幾小時的地方嗎?怎么會這樣巧?我當時沒說什么,祭奠后,我對我女朋友說:那天晚上,你送我到水田對面,你猜,我在這里轉了多久?五個小時才轉出去!如果不是今天來上墳,這事我都忘了。我女朋不信,說我編的。我說,你愛信不信,我是真的遇上了。后來,每年春節我與老婆都來上墳。來一次,就想起一次。

        各位,我是學理工的,對這些從來就不信。遇上鬼打墻,不是我一個,但在祖上的墳地轉,也許是遇巧,或者其它什么原因,反正說不清。

        現在年齡大了,心臟不太好。睡覺中因心臟堵時,就要出現當時的那個夢境,在一條竹林路中轉呀轉,感到難受,當夢中爬上斜坡時,馬上醒過來,感到心臟堵得慌,馬上服藥,才漸平靜。也許,這一輩子這個夢境都要跟隨我,可能,某一天就走不出來了。所以,現在每晚睡前,我都要服藥。

        我說的都是真實的經歷,今天看到了鬼打墻,我才想到,把這個故事與大家分享一下吧。至于什么原因,可能現在的科學體系無法說清楚吧。

        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這種事以前鄉下多呢,其實也沒有什么,可能就是遇上鬼捉弄一下你罷了。以前聽人說,遇到這種情況,只要尿一泡尿就好了,路就看得見了。

        2019/2/12 18:07:12
        左箭頭-小圖標

        信則有不信則無

        2019/1/31 6:11:41
        左箭頭-小圖標

        103樓 chenxh1949
        我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鬼打墻。在重慶民間,稱為遇上了倒路鬼。即在原地打轉。我真實的遇上過,而且相當詭異,至今我仍未完全擺脫這個夢境。這個故事,有點長,但絕對是真實的,是我的親身經歷。各位聽我慢慢道來。

        那一年,是一九七六年八月。我是知青下鄉,回到老家。那時,我已被招入一國營大廠當學徒工,可是,我的女朋友還在農村。那時,正招最后一批工農兵大學生推薦的時候,為了我女朋友能順利推薦到公社,我趁晚上到了女朋友的大隊。因為白天不敢去,大隊的知青都認識我,我一去,就知道我去活動。為了不造成影響,我晚上去拜訪生產隊長,大隊書記。說穿了,就是送禮,那時也就送些煙酒糖茶、肥皂什么的。事情辦完了,已過了半夜十二點了。因第二天要趕回去上班,不敢停留。我女朋友把我送到一大灣水田前,那一晚上,月亮真好,從田徑上走過去,就是竹林,竹林里一條路通向大路,即農村的石板路。順著石板路,翻過一座山,山那面就是一家國營大廠了。可是,我進入竹林小路,在月光下,就看見一條大路,我在這條大路上走哇走,怎么也上不了石板大路。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才感到不對,我看見一個斜坡,我不從大路走了,手腳并用,爬上斜坡,斜坡上正是石板大路,我松了一口氣,此時,天已蒙蒙亮,山頭地形已能辯清楚。正在此時,那家國營大廠的廣播響了,我一看表,六點正。我在這里轉了近五個小時以上。我想,也許我是遇上倒路鬼了,即北方人說的鬼打墻。也只是心里嘀咕了一下,匆忙趕到火車站,趕早車上班去了,此事就忘了。

        那一年打倒了四人幫,我女朋友推薦成了工農民大學生。春節,我與女朋友一起回去,看我的姑媽,我下鄉時就駐在姑媽家。姑媽給我說,這么多年了,你也應當去看一看公公、婆婆的墳了。因為文革,沒人敢上墳。我下鄉回來,姑媽也不敢給我說。姑媽說公婆的墳在我女朋友下鄉的大隊,并說了方位。到那里去,找某某人,他知道。并帶了一包禮物送給他。那個人我女朋友認識,我們找到他,他指出公婆的墳是哪二個。我一看,正是一灣水田,竹林,墳在竹林里,旁邊一條小路。竹林上一條石板大道。我一看,大吃一驚,這不正是那天晚上,我在這里轉了幾小時的地方嗎?怎么會這樣巧?我當時沒說什么,祭奠后,我對我女朋友說:那天晚上,你送我到水田對面,你猜,我在這里轉了多久?五個小時才轉出去!如果不是今天來上墳,這事我都忘了。我女朋不信,說我編的。我說,你愛信不信,我是真的遇上了。后來,每年春節我與老婆都來上墳。來一次,就想起一次。

        各位,我是學理工的,對這些從來就不信。遇上鬼打墻,不是我一個,但在祖上的墳地轉,也許是遇巧,或者其它什么原因,反正說不清。

        現在年齡大了,心臟不太好。睡覺中因心臟堵時,就要出現當時的那個夢境,在一條竹林路中轉呀轉,感到難受,當夢中爬上斜坡時,馬上醒過來,感到心臟堵得慌,馬上服藥,才漸平靜。也許,這一輩子這個夢境都要跟隨我,可能,某一天就走不出來了。所以,現在每晚睡前,我都要服藥。

        我說的都是真實的經歷,今天看到了鬼打墻,我才想到,把這個故事與大家分享一下吧。至于什么原因,可能現在的科學體系無法說清楚吧。

        既然是學理工的,就不應該忽視磁場對人體的作用。如果那個地方磁場出現異常或者恰巧某種未知的原因出現異常, 可能會影響到人的感知的。

        但無論任何原因,在目前科學無解釋的情況下也不能草率的用鬼神之說去武斷的做此等解釋,這個嚴謹的態度還是可以有的。

        還有,建議閣下去看一下心理醫生。此夢境困擾著你這么久,特別是心臟不好的時候這是個隱患。真的!

        2019/1/26 12:14:06
        • 軍銜:陸軍上尉
        • 軍號:16211
        • 工分:22068
        左箭頭-小圖標

        沒有親自遇到過的人,不會信有這個超自然現象。遇到了以后,才會相信這是真實存在的

        2019/1/24 18:05:01
        • 軍銜:陸軍中校
        • 軍號:320092
        • 工分:105115
        左箭頭-小圖標

        關于鬼打墻的解釋,這種情況的發生實際上已經給了我們不少答案,人體對于外界的感知系統并不是只是我們所知道的神經系統,還有另外一個系統的存在。

        2019/1/24 11:07:03
        • 頭像
        • 軍銜:陸軍大校
        • 軍號:2958813
        • 工分:1367972 / 排名:193
        • 本區職務:會員
        左箭頭-小圖標

        我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鬼打墻。在重慶民間,稱為遇上了倒路鬼。即在原地打轉。我真實的遇上過,而且相當詭異,至今我仍未完全擺脫這個夢境。這個故事,有點長,但絕對是真實的,是我的親身經歷。各位聽我慢慢道來。

        那一年,是一九七六年八月。我是知青下鄉,回到老家。那時,我已被招入一國營大廠當學徒工,可是,我的女朋友還在農村。那時,正招最后一批工農兵大學生推薦的時候,為了我女朋友能順利推薦到公社,我趁晚上到了女朋友的大隊。因為白天不敢去,大隊的知青都認識我,我一去,就知道我去活動。為了不造成影響,我晚上去拜訪生產隊長,大隊書記。說穿了,就是送禮,那時也就送些煙酒糖茶、肥皂什么的。事情辦完了,已過了半夜十二點了。因第二天要趕回去上班,不敢停留。我女朋友把我送到一大灣水田前,那一晚上,月亮真好,從田徑上走過去,就是竹林,竹林里一條路通向大路,即農村的石板路。順著石板路,翻過一座山,山那面就是一家國營大廠了。可是,我進入竹林小路,在月光下,就看見一條大路,我在這條大路上走哇走,怎么也上不了石板大路。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才感到不對,我看見一個斜坡,我不從大路走了,手腳并用,爬上斜坡,斜坡上正是石板大路,我松了一口氣,此時,天已蒙蒙亮,山頭地形已能辯清楚。正在此時,那家國營大廠的廣播響了,我一看表,六點正。我在這里轉了近五個小時以上。我想,也許我是遇上倒路鬼了,即北方人說的鬼打墻。也只是心里嘀咕了一下,匆忙趕到火車站,趕早車上班去了,此事就忘了。

        那一年打倒了四人幫,我女朋友推薦成了工農民大學生。春節,我與女朋友一起回去,看我的姑媽,我下鄉時就駐在姑媽家。姑媽給我說,這么多年了,你也應當去看一看公公、婆婆的墳了。因為文革,沒人敢上墳。我下鄉回來,姑媽也不敢給我說。姑媽說公婆的墳在我女朋友下鄉的大隊,并說了方位。到那里去,找某某人,他知道。并帶了一包禮物送給他。那個人我女朋友認識,我們找到他,他指出公婆的墳是哪二個。我一看,正是一灣水田,竹林,墳在竹林里,旁邊一條小路。竹林上一條石板大道。我一看,大吃一驚,這不正是那天晚上,我在這里轉了幾小時的地方嗎?怎么會這樣巧?我當時沒說什么,祭奠后,我對我女朋友說:那天晚上,你送我到水田對面,你猜,我在這里轉了多久?五個小時才轉出去!如果不是今天來上墳,這事我都忘了。我女朋不信,說我編的。我說,你愛信不信,我是真的遇上了。后來,每年春節我與老婆都來上墳。來一次,就想起一次。

        各位,我是學理工的,對這些從來就不信。遇上鬼打墻,不是我一個,但在祖上的墳地轉,也許是遇巧,或者其它什么原因,反正說不清。

        現在年齡大了,心臟不太好。睡覺中因心臟堵時,就要出現當時的那個夢境,在一條竹林路中轉呀轉,感到難受,當夢中爬上斜坡時,馬上醒過來,感到心臟堵得慌,馬上服藥,才漸平靜。也許,這一輩子這個夢境都要跟隨我,可能,某一天就走不出來了。所以,現在每晚睡前,我都要服藥。

        我說的都是真實的經歷,今天看到了鬼打墻,我才想到,把這個故事與大家分享一下吧。至于什么原因,可能現在的科學體系無法說清楚吧。

        2019/1/21 19:25:51
        • 軍銜:陸軍上士
        • 軍號:2992933
        • 工分:3721
        左箭頭-小圖標

        ......
        91樓 鐵牛行者
        92樓 kpguan
        狂什么,我說得沒有道理嗎?古代祖宗遺傳給我們的最寶貴的是做人的思想,而不是他們的裹腳布,世界是往前發展的,又不是倒退,一天到晚只想著老祖宗的裹腳布,跟清朝剛滅的時候那些遺清思想一模一樣,思想僵硬頑固,要不是五四運動,現在估計跟印度那邊差不多。
        94樓 鐵牛行者
        老子和釋迦牟尼和大量先賢的思想是“裹腳布”?

        《道德經》早就闡述過“道”和宇宙規律,佛教大乘經典也早揭示了宇宙天地真相,例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西方科學家的宇宙弦理論就是在他們巨人肩膀上建立的,2017年發射的衛星探測也首次承認宇宙中存在看不見摸不著而又真實存在的“暗物質”,這全都再次印證道家佛家幾千年前的理論真實不虛,請問你打著科學旗號盲目妄自尊大,那些真正的科學家又會如何嘲笑你呢?

        再告訴你一句,今天的印度,真正的大乘佛教實際上已經沒了,今天在印度占統治地位的根本就不是大乘佛教,你去打聽清楚今天的印度是什么教?種姓制度是因哪個教派來的,你了解一下哪里是佛教?

        而大乘佛教或真正的道家恰恰是破除迷信的,你看過“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句話嗎?知道什么意思嗎?此話的意思恰恰就是,人如果不遵守天道規律,盲目拜誰都沒用,佛家恰恰說佛保佑不了任何人,能保佑人的其實就是人自己,《易經》也是同樣思想。

        人類今天的科學發現,古人早就發現了,所以今天的人打著科學的旗號自以為了不得了,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科學探索求真知思想,而是坐井觀天的思想。

        97樓 kpguan
        神棍最厲害的就是馬后炮,牽強附會,就像什么推背圖一樣,那些典經,連原話是怎么樣可能都不清楚了,而且你用現代人的理解去解釋那些典經根本就不適合,你怎么知道當時的解釋就跟你想的一樣??譬如行雷閃電,古人解釋是說天神發怒,你也這樣理解??我已經說了,先賢給我們的思想是做人行為的,而不是改變世界的,神棍硬要往現代科技上面扯,真要這么說,在西方工業革命前的2000多年就不會科技發展遲緩甚至停止了,要不是從工業革命那一代人開始的探索精神,你我現在連電腦和網絡都沒得使用,然后一堆人坐那里聽你們神棍在胡吹??天道規律不是你想出來的,是人類探索出來的,不探索你知道天道規律??你連哪些是天道規律哪些是胡說八道都分不清,你遵守什么??所以鬼打墻就真的是鬼在打墻了??所以行雷閃電就真的是天神發怒了??在科技理論方面,真正坐井觀天的是古人,現代人的知識豐富還是古人知識豐富??古人真正厲害的是創造了各種思想和哲學,這才是古人留給我們最珍貴的遺產。什么是遺產什么是裹腳布你分得清不?
        100樓 鐵牛行者
        僅僅由于歷朝歷代確實存在迷信行為和思想,就故意搞歷史虛無主義把古代的優秀遺產也一并給黑掉,這套老掉牙的把戲請你別再玩了。

        古人留下的精華不僅僅是你說的光是思想方面的,老子、釋迦牟尼這樣的大圣人的認知早就超過今天的科學了。佛經,諸如《金剛經》、《心經》、《楞嚴經》幾千年前和老子的《道德經》一樣,已經揭示了宇宙、世界是如何產生和形成的這些問題,揭示了宇宙萬物的真相,還有人和萬物都是怎么來的這些問題早就說了;而今天的現代科學剛剛承認宇宙之中存在“暗物質、暗能量”;就連中醫圣典《黃帝內經》也早說過人體不僅是有形肉體,還有無形的元神魂魄在內部,這些還有佛教道教的禪定、靜坐都包含和超越今天的人體科學,今天的科學仍然沒超越他們,而且大量人還坐井觀天的認為是“迷信”,可你知道大量中外科學家對古人的優秀遺產都是如何禮贊和拜服的嗎?你知道現代有多少科學家的科學理論都是受了古人遺產的啟示或指引嗎?愛因斯坦、玻爾、李約瑟等科學家對佛教道教理論是如何禮贊的你知道嗎?——不過現在我認為你就算知道也裝不知道,故意視而不見,因為你的目的就是打著科學旗號搞歷史虛無主義,從全盤否定古優秀遺產的言行中,自我得到用科學批判他人、顯示自己無所不知的快感。

        我不反對你堅持現代科學,也不反對你反對真迷信,但你打著現代科學旗號盲人摸象坐井觀天就不對了。國外預言家早就預言過世界未來的希望在東方的中國,中國文化能拯救這個世界,為何你如此不謙虛呢?請問你對世界科學有什么貢獻?你扣帽子說他人是神棍,那你是否也可以稱為“科學自大棍?”

        因為幾千年來確實存在迷信,導致你把整個古文化全抹成“迷信”,那今天同樣有打著科學旗號公然欺騙世人的現象,比如艾滋病毒“來源于猴子身上”就是西方人利用科學外衣遮掩而制造的一個彌天大謊,中國古人早就說過陰陽錯位問題(就是同性戀)才是艾滋病的根本原因。那照你的手段和說法,是不是因為艾滋病問題是科學謊言,就要全盤把今天的科學都否掉?

        老子是人不是神,釋迦牟尼也只是個人,把人當神看就已經違背了自然規律,我們所說的現代科學,不是指人或者事物或者典籍,是一種對自然事物的認知態度,你連這個都搞不清嗎?最后面一段話已經跟你無法溝通了,連病毒是種生命體都被否認這種貽笑大方的觀點都出來,可想而知你是個徹底的神棍,你慢慢自己yy吧,好走不送。

        2019/1/18 9:44:05
        • 頭像
        • 軍銜:海軍下士
        • 軍號:8637053
        • 工分:11150
        • 本區職務:會員
        左箭頭-小圖標

        我認為這是真的,因為我就曾經遇到過。記得那是1998年的一個夏天的晚上,大概是在9點多不到10點的時間,那天我在蘭州黃河以北的鐵橋附近,騎著自行車,我明明知道我就在黃河鐵橋附近前后絕對不超過50米的距離,而我眼睛看著黃河水我也知道我的方向,身旁就是蘭州的白塔山公園,那幾個大字也清清楚楚,可是鐵橋的出入口此時就是找不見,看不見,找不見,看不見!其實間北濱河路車來車往,忽然間也聽不見看不見了,聽不見看不見了!把我急得一身的汗,就這樣來來回回走了不下幾十趟,忽然歘的一下什么聲音都有了什么景象都有了,鐵橋就在我面前,它就在哪里!巍峨挺拔橫亙在黃河之上,橋上人來人往,可我為什么就有那么長的時間看不到它找不到它,這難道不是鬼打墻嗎?

        2019/1/17 19:51:02
        • 頭像
        • 軍銜:陸軍上校
        • 軍號:5190249
        • 工分:149198
        • 本區職務:會員
        左箭頭-小圖標

        ......
        90樓 kpguan
        放心,對待神棍我從來不謙虛,不要拿古文化來說事,古代文化有精華一樣有糟粕,打著現代科學的幌子賣力的吹捧糟粕就是神棍的工作,你一個現代人你不配說古文化,如果不是有現代科學精神的人類去探索世界探索萬物,科學科技發展就不會有現在的面貌,而不是像你這樣的神棍一碰到暫時不能用科學解釋的